以心理科学的角度来评判我的过去

足球反着买,别墅靠着海。

当别人在俄罗斯或者任何屏幕前面目睹阿根廷是如何绝地求生的时候,我正在复习心理学。

这门课要上2个学期,对于母语不是英语的人来说非常难,考不好就是2课的差成绩。本来就不擅长考试的我为什么还要来学呢?


Use this if Netease Cloud Music refuse to play.

人的大脑和计算机在计算科学上同属于图灵机模型,工作模式基本相同:

  • 接收数据:
    • 计算机接受计算参数,
    • 人类大脑接受感知器官传入的刺激;
  • 处理数据:
    • 计算机根据处理器内的逻辑硬件和预定程序对参数进行计算,
    • 人类大脑根据祖先遗传下来的基本反射和后天习得的程序来理解并处理刺激;
  • 输出数据:
    • 计算机将结果传递给输出设备,
    • 人类大脑将得到的反应决策传递给运动系统来执行,或是用于后续处理。

广义上讲,人脑对于单一事件的处理方式可以抽象为数学与逻辑上的函数。

当今业界最火热的研究方向就是人工智能,英文为artificial intelligence。Artificial意为人造的,intelligence意为智慧,人造的智慧。其可以应用到现在我们身边的所有硬件和软件中,从现在的智能传媒与推广,智能语音助手,再到未来几年更先进的物联网;从《Watch_Dogs》中的ctOS,再到《beatless》和《Detroit: Become Human》中的仿生机器人;无一不是人工智能产物。

我上第一堂课计算机科学课的时候,老师是这么描述计算机的:

计算机是完全的智障,程序员的工作就是事无巨细地教这些智障如何做事。

在这些应用当中,它们的行为都是在模仿人类如何完成相同的任务。不了解人做这些事情的动机、方式、细节与期望,我们就无法从数学与逻辑层面上抽象出可用的模型,也就无法实现人工智能。心理学可以帮助计算机科学家理解人类的需求、期望、内驱力等等。

心理科学就是从微观层面上理解人类大脑算法并加以利用的科学。

说成人话就是把妹科学。

源源不断的知识通过我的眼睛流入我的感官记忆中,等待着我的大脑将它们整理并导入短时记忆。人的感官记忆类似于现代计算机中的CPU指令缓存,从硬盘中读取的二进制程序都会被放到这里等待执行;但是区别在于人的感官记忆虽然拥有无限的容量,却并不是非易失性记忆,它只能维持平均0.5 – 1秒的时间,最长不会超过5秒。大脑会将短时记忆里的数据迅速的进行优先级排序,根据负载不同将低优先级的数据丢弃,高优先级的数据进行理解并移入短时记忆。

短时记忆就像计算机的RAM,程序中用到的图片、视频、立体模型以及字段都储存在这里等候进一步处理。这个时候我的大脑负载非常大,就像一台开了100个Chrome tab的电脑,可用RAM基本为0。

我能感受到我的大脑开始像我的手机一样发热,还能感受到隐约的疼痛。

我拿起手机刷了一会空间:

180627-043154.png

比赛开始了,开场14分钟梅老板就进了一个球,但是罗霍踢伤了对面的人送了个点球,又差点在防守的时候手球,最终86分钟罗霍绝杀尼日利亚,成功晋级16强。可惜我什么都没看到。之前这些人要么觉得阿根廷凉了,要么因为前几场的表现粉转路甚至粉转黑;在我复习到一半的现在他们在歌颂煤老板,歌颂阿根廷。

享受完别人享受过的喜悦,脑袋就没有那么疼了。如果是计算机的话可能只想让我断电停机吧?

考完试后回到家,浑身疲惫却毫无睡意;闲来无事就以心理学的角度思考一下我以前的行为。

我高中的时候干过一件特别过分的事情,跟一位女同学开玩笑,说她嫁不出去。结果给了她很大打击,连着几周一直在哭。当时觉得不以为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太娇气了”。我的班主任是一个看上去高冷,实际上非常温暖的人,矮矮的个子却非常严厉,给人一种权威的印象。这位同学找到了班主任告我的状,但是在这之后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的问题:“幼稚”。直到有一天化学课的时候,我在办公室上自习,班主任让我叫这位同学出来找她;我下意识的问了一下为什么要找她,老师说她母亲因为癌症去世了。因为班主任知道我“幼稚”而且嘴巴大,但是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所以特别嘱咐我不要外传。我照做了,把人叫了过去,把嘴巴闭严。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有三种结构,分别是本我、自我和超我;这三种结构互相作用,有时是冲突的。本我代表了基本生物内驱力的集合,包括饥饿、性冲动与攻击冲动;自我抑制本我的冲动阻止本我追求满足,除非是被社会认可的行为;超我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发展的,包括为自己不恰当的行为感到羞耻。人格结构可以用冰山来形象的表示,无意识思想藏在水面以下,而意识仅仅是水面以上的一小部分;本我完全淹没在水面下,而自我和超我在水面上下都存在,意味着自我和超我可以在意识和无意识水平运作。

在这个故事中,班主任一针见血指出的问题“幼稚”,从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角度理解就是本我与自我曾经占据了我人格的绝大部分。本我的性冲动使我喜欢这位女同学,自我来尽量抑制我的非分之想,而超我成分的缺失直接导致了我人格的扭曲。在当时我自身的人格程序中并没有定义什么样的话语与行为可以在他人眼中树立起一个理想的人格形象。她母亲的病情使她的心理压力非常大,我糟糕的玩笑成了她负面情绪的导火索。过去的我非常随意、不拘小节;谈资并不与同龄人一致;乐于助人但是过于热情以至于吓跑人;急躁易怒,并且伴随着学业的压力还会焦虑。以大五人格因素模型的标准来评判,那时的我有着低于常人的尽责性与宜人性,还有高于常人的外向型与神经质。基于大五人格因素模型的评判,我也许在大部分人和曾经的她的心中是个奇怪的人,也许很有趣,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负面印象居多。也因为当时我的这种扭曲的人格,我的朋友很少,与外界的交流相对于同龄人来说也非常少,人格的超我成分也就没得到发展。

超我没有得到发展不代表超我不存在。超我的道德成分主要从父母权威习得,也可从师长权威习得。大嘴巴的我之所以这次做了“听话的好孩子”就是超我在起作用,因为权威人士告诫我不要说出去,所以我认识到把这些话说出去会有负面事件发生。

这么长时间了,我却碍于所谓的“面子”没有对她对道过一次歉。对不起,我不该在你最困难的时刻开最坏的玩笑。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