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题故事:啤酒、可乐与雪地屋

母亲对我说,如果我喝醉了酒,身体便会逐渐瓦解,所以至今我仍滴酒未沾。

虽然是很简单的事..但我..


“我说了!我是不会喝啤酒的!”

“我说啊,你这家伙,别不识抬举!”对着我坐的黄毛擦了擦拳。

“我说,你们..别勉强他了!”她一脸歉意,用犯错小猫的眼神望着我。对我有恶意的家伙便哼了一声放下了手。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被邀请过来呢。是因为那位女性,是黑帮老大的女儿。她说,无论如何都想看见我喝酒。

虽然是很简单的事..但我..

母亲对我说,如果我喝醉了酒,身体便会逐渐瓦解,所以至今我仍滴酒未沾。

伴着星空,我想要快点回家去。如果不早点回去的话,一定会被父母担心。

可是越是奔跑,雪花越像是精灵般跟随着我而舞,陷下的脚印也越来越深。

这,不是回家的路。这条路,到底是通往哪里的?

我按捺不住好奇心,沿着小路继续走了下去。

不知何时开始,已经看不见行人了。连声音也听不清了。这是一片属于雪的世界。

走着走着,眼前突兀的出现了一座小木屋。我轻轻的敲了敲门,却不小心把门打开了,原来这里没有人啊。

伴着呼呼的风声,我倒在这的床上睡着了。

醒来后,我发现她出现在我面前,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

她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我还未发问,便被她打断了思绪。

“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家,离这好远。再不走就…要迟了。”她看见我醒来了,语无伦次地说着话,想要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我。

外面的雪,像是贪婪的怪物,想要吃掉看到的一切。

她翻了翻木屋的橱柜,拿出了几罐饮料放进背包。在她的请求下,我们一起走了出去。

打开门,寒意便迎面而来。即使如此,我和她还是不能停下脚步。

有的时候,大自然..还是恐怖啊。如果被它勾住影子,便再也不能睁开双眼。

在暴雪下,不知为何我变得越来越困。如果失去意识的话,我,我会死吗?

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

她递过来一瓶饮料,我没有仔细看便饮了下去——

相比稍甜的可乐,这种口感..更加苦涩。

我猛然清醒了过来,像是野兽一样嘶吼着”你都做了些什么啊!!”

她毕竟是黑帮老大的女儿,以前没有人这样吼过她。”我..只…是想帮你提神..对不起…”她低下头不再看我,默默哭了起来。而我却不再看她一眼。

我只是这样继续走了下去。

走着走着,路变得熟悉起来,也看到了路上的行人。

我发现我没有事情,也没有逐渐瓦解。

雪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

我旁边的她,是什么时候离开了?

很多年后,母亲告诉我,那句话只是骗我不要喝酒的。后来,我很想和她道歉。可我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个木屋,也再也没遇到过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