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这里是冷萌。很高兴认识大家。

蛮平凡的一个人,总是喜欢想一些没用的东西。思考的东西是行动的三倍。

今天28度,然而天气仍然闷热。

刚刚结束完高考,原本以为这将是一个增长人生经历和阅历的假期。但实际,理想和现实差异很大嘛。

以下是一点点个人感悟吧..?

曾经的自己或许是受自己所处圈子影响,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当别人和自己的想法不同时,总是觉得对方是愚蠢的。也很少能接受那些”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

“快手”这个软件在我们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眼中,是庸俗文化的代名词。很多谈之便对其嗤之以鼻。

但是有一天,我无意间看到知乎中,关于”快手为什么惹人嫌”这个问题的一段回答:

『显而易见,他选择的造型,完全不符合阁下的审美,low得很,他很失败。

但事实仍然是,你看到一个少年人,来到他觉得最好的地方,选择了他觉得最好的形象,这是一个年轻人,在追求自己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虽然这个东西你完全看不上。

我不会忽视一个追求他生命中最美好事物的年轻人,他们有未来,他们有希望。』

这是快手公司的一个营销号,但我仍然佩服他的胸怀和学养深厚。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每个人本来就拥有不同的出身和性格,所以兴趣爱好不同也很正常。正如同『甲之熊掌,乙之砒霜』这句话一样。即使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乐趣,但又何必加以批判。

可能,就像某人所说:只要觉得开心,就可以了。

或许我现在仍然不喜欢那些华语情歌。但当我的朋友去听这些的时候,我想我不再会对她说”这种东西简直是无病呻吟。”

我想,对于无法理解或尚未了解的事物,多一点宽容和理解,少一些批判。大不了,就一笑而过吧。

对待事物如此,生活亦可以如此。如果不太去较真的话,会少掉许多烦恼呢。

“杂感”的2个回复

  1. 高人一等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因为生命是平等的。
    但是为什么有的人选的了快手,有的人选择了YouTube?
    其实这一切取决于你所在的人文环境,你的审美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就被敲定了60%,剩下的40%的变化在时间轴上的跨度可以从你能理解这个世界开始直到死亡,但是其分布并不均匀,可以近似为是偏态显著偏向年轻的正态分布。
    曾经看到一篇文章,比较了同时代的两个家庭,一个是北京的中产阶级家庭,一个是三线城市建筑工人家庭;北京的孩子最终成为了标准的有才生,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现代化发展的弄潮儿,而三线城市的孩子子承父业,接起了父亲的砖,为这个国家再添一座高楼。
    虽然这篇文章讲的是阶级固化,不过道理是一样的。
    这里不讨论两人的贡献多少与工作档次高低,因为一个国家缺了哪种人都玩不转。
    单从父母的态度来看,因为中产阶级受到的教育明显多于建筑工人,所以他们所认识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视野也是不一样的;中产阶级父母常常鼓励孩子,精心引导;而建筑工人家庭的父母则非常消极:打骂、贬低,不停的在向孩子输出消极的观念。
    于是北京的孩子就会去积极接受新鲜事物,学习他们,得到乐趣,并成为自己的一技之长,自然会有高雅的兴趣爱好;三线城市的孩子则安于现状,温饱度日,对兴趣爱好自然不会有高雅的追求。
    所谓大众文化,不过是非常民主的简单的取众数操作,比例大者称王。
    可遗憾的是,后者占多数,而且同时还有一种经济学定律叫劣币驱逐良币,同样适用于传媒学:不高雅的东西,甚至是低俗的东西会更容易受到关注,UC震惊部就是这个原理。
    这个编辑可能受过高等教育,但是他的低俗本性仍然存在。这句话在我看来与“爱看看,不爱看滚,不缺你一个人”没有任何本质区别。所谓胸怀,是不存在于这个人的内心的,纯粹是公关本能。
    “夏虫不可语冰”,所谓的宽容其实读作无奈。

发表评论